当前位置:首页 » 正文

新媒体兔Tik Tok待售:随着互联网时代的不断进步,电商行业也快速发展并与各种模式融合,推出了社交电商板块;电商平台前几年也已经被大众熟知,品牌会在各个领域找“头”来拆分;作者分享了他对社交电子商务的看法。让我们来看看。

近一年来,我没有看到社交电商领域有什么特别激动人心的产品和新闻。

作者每天习惯性地在手机上打开30多个社交电商应用,涉及到扫荡客户、清仓、跨境等。总之,不管是打游戏、货还是团队,他总觉得比以前冷多了。

最近笔者也和一些朋友交流过。为什么社交电商尤其是平台最重要的角色——微商集团的掌门人,2020年以来话语权下降了很多?

今天,笔者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和想法。

01 团队长比货品重要

不过,真正操作过社交电商的村民朋友应该都有经验。

带着微商团队资源找商品远比拿着商品找微商团队轻松多了,在电子商务领域,其实并不缺商品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微商团队长代表的是渠道、流量、消费力!

就像这一两年大火的头卖主播,他们的选拔团队一年要筛选十几万个产品,但真正能进直播间的还不到十分之一。

所以在社交电商领域,赢了微信业务团队的长辈赢了全世界。

02 微商团队长为什么不积极了?

为什么近一两年很少有像纪昀、范翔这样有影响力的社交电商平台?微商集团的队长为什么低调?

1. 市场监管越来越规范

事实上,在社交电子商务领域,有一个基本共识,那就是微商团队长制度玩法商品。.

为什么早期很多微信业务团队想尽办法推广拉辛,与多层利益体系密切相关。

从礼包费、管理费、多层次佣金分配,再到所谓的躺赚制,确实有不少人聚齐了腰包。

然而,面对日常无序竞争,尤其是涉及传导的诸多风险,市场监管也越来越严格。

很多地方开始以人头费、礼包费、多层次分享赚取等名义,明确要求禁止社交电商业务,甚至像纪昀、斑马、花生这样的人被监管罚款。

以前一个资深微商团的队长按照399元招募一个成员,至少可以拿到200元的佣金,招募100个成员就是2万元。

现在很多平台取消礼包费和人头费后,组长的既得奖励就没了,靠团队成员的消费很难赚到2万多元的佣金。

所以对于微商集团的队长来说,赚钱的动力要小很多。

其实这还是次要的,核心原因是平台一旦不合规,收到监管问题,可能一夜之间雷霆万钧,这对微商集团队长苦心经营的团队关系是最大的打击。

2. 躺赚的幻想破灭了

前几年,你跟一些宝妈说,跟我一起去社交商场买个礼包,然后带你去躺着挣钱。

他们觉得新奇,充满欲望,所以很容易被忽悠。

再加上前期平台的势能和政策,一些宝妈确实赚到了一些零花钱。

但现在,随着各大社交电商平台的洗礼,当你和一些聪明的宝妈聊起撒谎赚钱的时候,她们大多不相信。

至少她听说过并被邀请参与的社交电商项目比你多。

但结果是一样的,就是没有人头费,下属不消费,根本赚不到钱。

且不说月收入3000元,月入500元都很难,这也是目前社交电商80%以上的代理商都是自购自消费的现状。

3. 商品没有独家优势

如果你卖的不是高端产品,你卖的是大众品牌的产品。相信很多客户都会先去品多多看看。

作为一个大众电商,很难摆脱被比较。

除非你帮一些品牌清库存,或者他们有专门的社交电商基金。

但即使是社交电商,也是会比较的,除非你是独家的。

第一,在你没有销量之前,品牌不可能是你的专属,市场上至少有几百个活跃的社交电商平台。

第二,中国市场的供应链资源太强。2018年,吃了酸辣米粉,锅刚热。在第二周,你可以找到比他们价格更低的商品。

所以建立社交电商平台,我最不担心商品,因为我只需要找一两个靠谱的投资经理,加入一两个资源对接群。

你有没有遇到过你公司的总代理,通过截取其他平台上同一商品价格的截图来问你?

4. 复购完全靠薅羊毛

正是因为各大平台商品同质化,价格体系不规范,监管部门要求取消人头费门槛。

以前10家社交电商平台的客户只愿意支付399元一次,所以消费都在同一个平台上,上级自然赚钱。

但现在不同了。一个普通客户可以下载多个社交电商应用进行比价。

对于一些类似的产品,你很难让一个客户只选择你的家人,上级代理自然也赚不到什么钱。

另外,之前各大应用都是封闭隔离的,靠的是团队负责人的一张嘴。团队负责人说价格很便宜,大家都争相抢。

现在,团队负责人非常谨慎,否则客户关系会受到伤害。

记住!社交电商(微信业务)的交易依赖社交互动和信任推荐,传统电商依赖商品。

5. 对流量安全性的焦虑

以前微商集团的队长担任品牌代理时,对商品的使用和售后非常清楚,有决定权。

但是自从把团队转移到平台,客情关系的处理就不再取决于微商团队长了。.

它的客户只要几次消费不满意,组长就很难再激活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代理为什么不活跃。

平台上的产品越多,客户投诉越多。

出于对自己客户资产的不安,导致很多微商团队长不敢再轻易入局社交电商盘。

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,那就是过去微商集团的队长拥有他的客户的所有权,他的代理人与外部的项目和商品是隔离的。

但现在不同了。平台会通过培训、商品抢购、分享会等多种方式,将组长的所有代理疏导到自己的微信。

未来平台上会有活动、商品、培训,可以通过包括系统在内的群和朋友圈通知代理商。你觉得微商集团的领导这个时候能不慌吗?

看似赋能,却变成了抢人,那微商团队长怎能保忠心、出大力呢?

03 微商团队长现在在干嘛?

微商集团的所谓队长和我们传统的加盟商、代理商没有本质的区别。他们的身份是平台/品牌的推广者和分销商。

所以,笔者之前说过,代理模式永远存在,无论社交电商平台如何发展,代理模式永远是最有效、最快的规模化方式。

那么,既然微商集团的队长现在对平台如此冷漠,他们在做什么呢?

事实上,经过社交电商的一轮洗礼,微信商务人士开始回归老路,老路还挺香的。

1. 社交电商平台相当于是商学院

经过多年的社交电商平台,也不是完全没有用。

而对于一些微商集团的大队长来说,他们反而把自己在N个社交电商平台的运营经验当成了一种训练。

至少他们经历过平台集团化的战役,以及他们是如何做内容、活动和商品销售的,也就是游击队受过正规军队的训练。

所以经过近几年社交电商平台的洗礼,一年能实现几千万几十亿规模的微商群体的队长/创始人,不再是电商莽夫,而是开始有了品牌营销意识,有了团队管理和企业管理的理念。

2. 做一个闷声发财的品牌更实在

对于一个顶级的微商团队负责人来说,加入一个社交电商平台还是有太多不可控因素的。

活动不可控、商品不可控、服务不可控、利润不可控。

反而不如自己做产品,自己做品牌。

先从一款爆款产品入手进行口碑和回购,有了规模和利润后再进行延伸。

所以现在很多微商集团的大队长都很务实,只做一两个商品或者品牌,一年还几千万到几亿。

近年来,通过与团队成员迭代提升区域关系、利益关系、情感关系和产品,termi

而且他们还通过头条、视频号等平台吸引投资,年底还会组织团队去云南、海南考察。

在头条看到一个微信商业品牌,创始人团队成员继续拍摄视频分享,继续采用带豪车、开会议、旅游的方式,效果还是很明显的。

所以我也建议那些还想做社交电商朋友的村民,或者微信业务想要转型的团队,可以尝试自己围绕一个品牌去做,借用第三方或者自己开发一个小工具来满足交易功能。

将剩余的时间、精力和团队资源花在一个品牌上可能真的会创造奇迹。

#专栏作家#

十里村,微信微信官方账号:十里铺,大家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。偶尔分享生活,关注电商,科技,新事物。

这篇文章最初发表的原因是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允许禁止复制。

图来自Pexels,基于CC0协议。

奖励作者,鼓励TA努力!欣赏

免责声明:信息来源网络,不代表本站观点,版权归原作者,分享于新媒兔购买抖音,如有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,将第一时间配合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mkdtextile.com/douyin/122.html

本文标签:

下一篇:在线教育免费引流方案(教育公众号如何引流)
上一篇:视频号引流到公众号(如何利用视频号高效引流)
  • 最新文章

  • 热门文章

  • 随机文章

备案号: 新媒兔购买抖音 一站式抖音转让平台,平台提供抖音转让、购买、交易服务,为客户打造最好的抖音转让平台,转让抖音就去新媒兔